柳园新闻

博尔顿走人,特朗普强硬外交走向终结?

热度:3111
2019-11-06 16:28:44

对国际学者寄予厚望

9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宣布,他希望国家安全助理博尔顿辞职。博尔顿后来回应说,他是自愿离职的,而不是被解雇的。媒体对博尔顿是否会自愿辞职有各种猜测,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特朗普外交安全团队中的最后一个“鹰派”已经离开。这对观察特朗普政府未来的外交趋势具有非常明确的指示意义。

博尔顿离开的谣言早在几个月前就来自白宫内部。当时,美国对伊朗的压力正处于紧要关头,但美国对伊朗的政策在前后经历了极其不稳定的变化。总统、国务卿和国家安全助理在伊朗问题上的声明显然不一致,因此伊朗官员不相信美国有可靠的谈判目标。这暴露了白宫内部在伊朗问题上的巨大分歧。

然而,这一次,媒体透露特朗普和博尔顿就是否在美国会见塔利班领导人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特朗普立即决定让博尔顿离开。在此之前,特朗普宣布美国和塔利班的谈判“已经结束”令外界更加震惊的是,就在特朗普宣布博尔顿辞职几小时后,美国国务卿庞贝宣布特朗普将“无条件”会见伊朗总统罗汉尼,博尔顿自己可能没有想到这一变化。

那么,特朗普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迅速让博尔顿离开,并在这个时候迅速放低姿态与伊朗领导人“和解”?如果博尔顿在一年多前加入特朗普政府,目前的形势要求博尔顿现在就离开。

特朗普不是一个强大的意识形态统治者。“美国第一”或“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揭示了利益至上的潜台词。作为一个商人出身的总统,他把利益高于一切视为自己的人生信条是正常的。起初,特朗普成立了一个“鹰派”参与的外交安全团队。一些重要的数字来自布什政府。他没有继承布什的新保守主义,也不想“右转”。事实上,他不断批评布什政府的内外“正确”政策,这导致了他和布什家族之间的不和。

特朗普对这些“鹰派”的任命主要是为了实现他的“美国优先”,最大限度地提高“极端压力”的战术技能而形成的战术安排。然而,像当时的国务卿蒂尔森、国家安全助理麦克马斯特、国防部长马蒂斯等人倡导多边主义和责任。他们在理念和行动上跟不上总统,必须离开。从2017年至今,特朗普政府在朝鲜、委内瑞拉和叙利亚等问题上充分利用了“极端压力”。他希望这些策略的使用能给特朗普政府带来巨大的勒索利益,并确保其实现所谓的“美国优先”能给国内舆论加分。

俗话说,一张完整的弓很容易折断。“极端压力”的策略不是完全粉碎目标,而是迫使目标做出让步以获得更大的利益。随着美国政治进入选举时期,“极压”策略逐渐进入疲惫阶段。正是因为如此,伊朗和其他国家采取了拖延战术,甚至向美国施加反方向的压力。特朗普甚至更加焦虑,因为利益和时间之间的竞争加剧了。

自9月份以来,美国的各种经济数据已经逐渐开始对经济下滑给出预警。最新数据显示,美国政府债券上下颠倒的利率标志着经济衰退,美国制造业三年来首次萎缩。所有这些都对特朗普竞选连任构成了非常不利的外部环境。如果特朗普继续维持紧张的外交安全环境,继续雇佣博尔顿等意识形态巨头,在外交安全问题上像脱缰的马一样跑向不可能的局面,短期内无法获得外部利益,那么由于外部市场的恶化,经济衰退很可能会提前到来,这将带来巨大的政治灾难,也是特朗普无法容忍的,他的公众舆论仍在下降。

外交服务于内政,博尔顿今天的离开确实是当务之急。白宫过去两年的行动证明特朗普不在乎强硬外交。他想要的是真正的政治利益。他需要一个政治活动家,而不是理想主义者,博尔顿上任时就应该想到这一点。作为下一任国家安全助理,他想获得一个超过一年的席位。他学习的“榜样”不是博尔顿,而是庞贝。(责任编辑:唐华)

11选5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thegroup4you.com 柳园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